您的位置:大玩家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剑气惊鸿 > 剑气惊鸿分节阅读47

剑气惊鸿分节阅读47

作品:剑气惊鸿

    一片冰刺风暴所包围,而就算他能够扛过这bo攻击,也势必被几乎跟着这片冰刺俯冲下来的白岐蛟撞上,而后被它强有力的四爪撕的粉碎。

    一不错,远方观望的黄坤确实是这样想的。

    几乎在这片冰刺及身的瞬间,狄云辰高向前纵飞的身影猛然旋转起来,跟着几乎完全不受惯性的约束,飞的后撤,在此之间你几乎没能看到他的身体有过哪怕一息时间的停顿。

    但是人飞的再快,终究快不过飞逝而来的法术,下一刻狄云辰的身影已经被一片密集的冰刺包围,同时,被冰刺包围中的狄云辰一化为二十一道分身,顷刻间,有二十道分身被晶莹剔透的冰刺洞穿化作虚无,只余狄云辰的本尊,利用冰刺间隙间狭小的缝隙,身体完全不受自身重力的影响,如一片鸿毛般险之又险贴身避过。

    从白岐蛟猛然拔高到俯冲攻击,到狄云辰被冰刺包围,这一瞬间不过短短的三息的时间,快的狄云辰都来不及用指剑来击溃冰刺。

    转瞬间,冰刺已经消散,狄云辰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白岐蛟又是一声大吼,来之神兽的威压震的狄云辰心神一慌,身体直直的向下跌落一头撞在了树梢上。

    白碜蛟周身萦绕着一团绿雾跟着急俯冲而下,扬起强有力的前爪向着身下不足三米的狄云辰狠狠的拍去。

    “啊”就在黄坤熏儿紧张的拔剑就yu上前施以援手时,狄云辰跌落的身体,一接触到树梢边如一道抛物线般向着白岐蛟的右侧弹飞而起,白岐蛟收住下袭的身体几乎跟着狄云辰的身体翩飞而起,鼓动着巨大的左方肉翼狠狠的向着劈去……,

    眼看狄云辰这次避无可避,狄云辰的身体却不可思议的跟着闪了两闪,绝对度动,顷刻间把他的身体与白岐蛟拉开了四十米。

    “彬”的一声清脆的剑鸣声中,一片洁白中闪烁着丝丝金色光晕的剑芒,如同一束束密集的烟火在狄云辰手中绽放,密集的过一百道剑芒向着飞来的白岐蛟飞逝的瞬间,剑芒上下bo动毫无轨迹可循,如同浪潮一般上下bo荡起伏。

    “吞潮…,还在为狄云辰匪夷所思的绝对度而瞠目结舌的黄坤下意识的已经喊出来了,他喊出来不是惊讶狄云辰会施展吞潮,而是,他觉得狄云辰一定嫌弃命长了,这样的机会不赶紧溜,还想妄图借助吞潮这一剑芒技能来击伤白岐蛟。

    与此同时,急向着空中的狄云辰扑来的白岐蛟面对飞逝而来的吞潮剑芒,自身度不减,左侧的嘴巴一张,吐出一片冰晶瞬间在震撼人心的“空空”炸裂声中化作一片密集的冰刺迎向了飞来的吞潮剑芒。

    几乎在冰刺与吞潮剑芒相交的瞬间,吞潮凭空消失,下一个瞬间,吞潮剑芒再现于白岐蛟的腹下,如一道势不可挡的潮流向着白岐蛟的腹部呼啸而上。

    “昂”在白岐蛟的怒吼声中,吞潮剑芒几乎尽数击中了白岐蛟,大部分击中腹部的如中败革,少量击中肉翼的,只是在它的肉翼表面覆上一层厚重的冰晶,让白岐蛟身体猛然一沉,但是随着白岐蛟双翼用力一振,冰晶纷纷消散。

    狄云辰几乎是赶在冰刺及身前,再次身化二十一道残影向着东北方向逃之天天。

    “吞潮什么时候能改变攻击方向了”黄坤也见识过慈渡神宗的吞潮,只是他想不到的是,虽然圣姑也si下赠与了狄云辰全套的慈渡神宗的功诀剑技,但是云辰修习的吞潮却是云雪的回赠。

    疑huo归疑huo,见狄云辰领着白岐蛟飞奔而去,黄坤点燃了手中一只艳红色的烟火,烟火冲破黑烟在高空放出刺眼的红光,一连炸响三次……………

    “么……”前一刻还相对安静的山林,在烟火炸裂的瞬间完全震动起来,早早就潜伏在剑巫前进路线周围的十余万剑修,在宵阳神宗,神剑宗,及一众原慈渡神宗剑修的带领下,向着行进的剑巫方阵悍不畏死的起了冲击。

    似乎就在瞬间,从龙阳谷北侧至南侧山林,从淮阳土城到开阳关着七百余里大地上,漫山遍野的想起了喊杀声。数量过五万的宵阳神宗门人及一众西南域剑修,面对剑巫铺天盖地的法术,在宋念的带领下,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面对相对精锐的红花婆婆这一门剑巫,他们这里的压力无疑更重,所以他们只为给狄云辰他们争取一刻种的时间。也许在以前,他们大部分人认为三个毛头小剑帝击杀神兽白岐蛟完全是痴心妄想,但是狄云辰刚才面对白岐蛟那急诡异的身法,那令人荡气回肠反击的一剑,无疑让他们看到了她们联手击杀白岐蛟的希望,从而ji着更多的剑修来舍命给她们三人争取这个难得的机会。

    谁敢说狄云辰那一剑毫无意义,狄云辰,总是知道该如何让人看到希望而鼓舞人心,或者说,让这里大部分人为那飘渺虚无的愿望,而心甘情愿的去送死。

    但是,真的就像他们以为的那样,狄云辰就有了击杀白岐蛟的希望了吗?

    不。

    没有比亲身经历与神兽战斗,此刻又被白岐蛟追赶的狄云辰更清楚,至少凭他根本毫无击杀白岐蛟的希望,就连伤到它也很难,神兽白岐蛟的攻击频率快的到了让狄云辰连出剑反击都很难找到机会的地步,它在空中的度及灵活性,还有那变态的防御,让狄云辰知道了什么叫做有心无力,而白岐蛟时不时的来一嗓子展现的威吓,更是让狄云辰来抵抗之力都没有,最主要的是,倾城诀的诸般特效,绝大部分在面对白岐蛟时根本挥不了。

    而此刻,面对一只追撵的神兽,让向来以身法自傲狄云辰,第一次觉得原来逃命也可以如此艰难。

    在庞大的白岐蛟的追撵下,狄云辰弱小的如同一只苍蝇,他凭借绝对度拉开的距离,白岐蛟只需要轻轻鼓动两下双翼就能轻松拉近,当狄云辰利用身体的灵活躲到密林中或贴着凹凸不平的山崖飞纵时,白岐蛟直接拼接身体的强悍蛮横的俯冲而下,所过之处成片的山林倒塌,巨石横飞,冰晶肆虐之处山崩地裂,毒雾弥漫之地万物瞬间枯黄。

    似乎就在转瞬间,狄云辰已经全身被汗水浸湿,而此刻他已经拖着暴怒的白岐蛟来到了一处远离战场的山坳中,两边是山峰,中间是溪流卵石河滩,这样的地方狄云辰似乎已经把自己逃进了绝地,拼直线飚飞的度他不及白岐蛟,至于爬山…………那永远是他悲哀的弱项,所以纵飞在空中的秋云辰,身体猛然下坠,拖拽在一片残影,在白岐蛟密集的冰刺打击下,从白岐蛟的身下与他错身而过,向着原路逃了回去。

    白岐蛟紧跟着狄云辰向下侧身一个大回旋,巨大的肉翼擦在河滩上火花四溅,在轰隆的巨响中搅起漫天卵石连带着一片冰晶向着狄云辰身后袭至。

    而此刻的狄云辰,就像不会躲避了一般,一直在白岐蛟前方逃窜的他,走回头路时,终于尝到了白岐蛟毒雾的威力,虽然修炼水属元力的他加上融汇了子午阴寒潮这一顶级剑hun,让他对天下剧毒有着很高的抗性,就算抗不了中了毒,水溶毒的元力特性,也能让他体质对于剧毒有很大的可溶性,但是这是狄云辰第一次面对剧毒攻击,这是一只神兽释放的毒,大玩家娱乐平台:本来因为燥热的环境而无法处在一个相对巅峰状态下,这让一头钻进毒雾的他有点儿措不及防,剧毒的侵袭让他有点晕头转向。

    一块人头大的卵石率先击打在他的护体元气上,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高飞而起,紧跟着一根冰刺击中他的后背,差点击散了他的护体元气,狄云辰吐出一口淤血,终手在剧毒环境中适应过来的他,接着这一撞之力,身体带出一连串忽左忽右的虚影,向着山拗口飞奔而去。

    远远的,一紫红一明黄两道身影迎面飞纵而来,这恐怕才是带着白岐蛟回头的真〗实原因,如若他带着白岐蛟一直向前逃,就是累死了自己黄坤她们恐怕也赶不上,所以他只能冒险回头来找她们。

    “1小心毒雾……”看着她们二人已经飞身上了山拗口两侧的山腰,薄如光翼的天罡以及紫如餐霞的焰凤分别在握,狄云辰忍不住的提醒道。

    然后,黄坤得意的向狄云辰得意的抛了抛手里的瓷瓶,似乎在提醒非迫不得已一般不服用霓裳炼制的灵药的狄云辰,你的女人没有给你吗?

    随着一声凤鸣一声龙鸣的两声剑鸣响起,几十道金黄色犹如一只只尺许长短剑般形状的剑芒,和一头头犹如交小凤凰般的火红色剑芒,迎头向着追榉着狄云辰的白岐蛟飞逝而去。

    狄云辰一头栽倒在地上,一边掏出霓裳给的抗毒丸子服下,一边指着二人骂道:“你们两头猪,就不知道多等两息再动手啊!”!。

    -------------------第442章 神兽厸 儿女情 下-------------------

    几乎就在狄云辰的咒骂声中,面对迎头飞来的红黄两拨剑芒,白岐蛟双翼一振,庞大的身躯瞬时拔高,轻松的将两拨剑芒让到了身下,紧跟着双翼收的笔直,如一团天降陨石般向着地面的狄云辰砸起,受到了打扰的它似乎一点儿也没有放过狄云辰的意思。

    刚服下抗毒丸和回元丹的狄云辰,感受到高空猛然回旋而下的气流,头也不抬直接向前翻飞人在空中侧向左边的山壁,将将避过了白岐蛟挥来的那足以劈山断岳的一翅膀。

    与此同时,黄坤和熏儿的第二bo剑芒已到,只是白岐蛟在空中的度太快,神剑天罡施展的那一只只金色短剑般的剑芒,只有三道击中了白岐蛟的背部,至于效果…………号称洞穿一切的神剑天罡施展的剑芒,也不过是掀飞了白岐蛟背部的几块鳞片,看的此刻为了躲避剑芒像壁虎一样吸在光滑岩壁上的狄云辰一脸沮丧的滑落。

    反而是熏儿凭借焰凤施展的火属性剑芒,射在白岐蛟的背侧冒起了几股青烟。

    遭受打击的白岐蛟一点儿也没有去找二人麻烦的想法,硬是认准了狄云辰,庞大的身体一旋,山坳口就平地起了一股剧烈的旋风,将刚刚纵起准备再行攻击的熏儿黄坤的身体卷的向外抛飞,同时,白岐蛟硬如钢铁的双翼旋在山壁上,在轰隆的巨响中,垮塌的巨石如洪流般向着下方的狄云辰塌落。

    一口气还没缓过来的狄云辰绝对度再起,向前飚飞二十米,紧跟着划出道道虚影,狼狈的逃出了山坳,进入了一个长满巨宋与杉树,相对宽阔许多的山谷平地中。

    “你跑慢点,这样我们追不上它。,…当狄云辰此刻已经完全放弃了击杀白岐蛟的想法只想如何逃命时,身后却传来了黄坤的嚎叫声。

    “就你那破剑,连它皮都破不了还想杀它?我今天算是栽倒家了。”秋云辰一边依仗着茂密的树木躲避白岐蛟的攻击,还忙里偷闲的反9相讥,至于反击白岐蛟狄云辰已经侧地断了这个念头。

    熏儿听的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个人到了这般田地,还不忘斗嘴,而且看尽头还要持续斗下去。

    “我这剑哪儿破了,神剑天罡施展的剑芒只有剑体两成半的穿透特效,你要敢不跟个耗子一样引得它满地逃窜,给我个机会,我保证一剑把白岐蛟捅个窟窿。”果然,黄坤纵然撵的气喘吁吁,嘴巴却毫不饶人。

    “我再相信你,我就不是狄云辰了。”这次杀白岐蛟,不如说狄云辰太过不自量力,不如说他赌的就是神剑天罡,但是显然,神剑天罡刚刚造成的伤害简直让狄云辰失望的无以复加。

    “相信他,天罡可以的,你快想个办法让白岐蛟慢下来。”熏儿见两人斗嘴斗的一点儿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赶紧出声打圆场。

    狄云辰躲过两根倒下的巨杉,再次拉出十数道虚影躲过了紧跟而来的冰刺,来不及缓过一口气,直接吼道:“你们以为我是神啊1我逃命都来不及,怎么让它慢?”“那云静还说,她心辰哥最有办法了。”熏儿说着干脆停了下来,宽阔的山谷山林中,只余一个男人在亡命的逃,还有一个男人在傻傻的追,而白岐蛟所过之处,成片的树木倒塌,山林变平地,平地变冰原。

    “真的能捅个窟窿?”或许熏儿的那句话,让云辰不得不维护云静的虚荣心,又或许让狄云辰看到了战胜白岐蛟的那微弱的一线希望,总之,狄云辰兜了一圈回来,向着迎头赶来的黄坤问道,而后,两人一起逃,很默契的向着熏儿所在的位子逃去。

    “要是不能在它在身上插个窟窿,我就在自个身上插个窟窿。”黄坤完狠话后,猛然现自己被狄云辰越落越远,而自己离白岐蛟越来越近,很明智的侧身闪向了一旁,果然,白岐蛟斜都没斜他一眼,直接撵着狄云辰而去。

    “记住你的话。”前冲的狄云辰猛然旋飞而起,直面迎向白岐蛟,满脸刚毅嘴角带血,哪还有先前的那般狼狈。而白岐蛟左侧的嘴巴一张,一串冰晶喷涂而出,顷刻间化作漫天冰刺射向了狄云辰。

    “咚”的一声如佛钟般的剑鸣响起,惩魔一起,百道剑芒刚出剑体,就已经化作千朵佛莲迎向了扑面而来的冰晶。

    “射它的肉翼,先让它落下来。”狄云辰一边吼着,手中鼻吡已经切换成了神剑无影,然后身体侧向横飞了几十米…………

    几乎同时,佛莲与冰刺相撞,出一片如同鞭炮般“啪啪”的响声。响声未绝,白岐蛟直接凭借强悍的,硬抗着阻挡完冰刺后还未飞散的佛莲,一个俯冲飞到了狄云辰先前施展剑技集魔的位置。你让他慢下来啊……

    本来逃命的黄坤,见狄云辰终干出手,立马连同熏儿赶了过来,只不过白岐蛟的度还是让她们望尘莫及。

    “彬”的一声犀利的剑鸣中,吞潮再现。如bo浪般上下起伏闪了两闪,凭空消失后出现在白岐蛟的背部,在刻不容缓的瞬间尽数击打在背上及双翼上。

    如同第一次一样,哪怕此刻换上了全属性的神剑无影,狄云辰的剑芒依然未能刺开白岐蛟身上哪怕小小的一片鳞片,但是,那得知子午阴寒潮的急冻特效,如同第一次一样,在白岐蛟的双翼上覆上了一层冰晶,比第一次要厚重的多。

    “就是现在。”几乎在狄云辰的呼喊声中,白岐蛟的度顿减,身体猛然向下一沉,砸断了数根树冠,双翼一振,冰晶尽数脱落,紧跟着双翼一旋,扫清了周围树木的白岐蛟yu再度飞起追撵狄云辰时,一红一黄两道身影从它身下两侧的树林中纵起“彬彬”两声剑鸣中,金色的短剑与火炎凤凰再现,直直的向着它的双翼飞泻而来。

    “昂”双翼遭受打击的白岐蛟痛苦的嘶喊一声,同时把密集的冰晶与毒雾喷向了下方。

    不同于它背部与腹部的坚韧,白岐蛟度再快,也被赶到下方突然袭击的两人射中了十几道剑芒,它的左翼当即被黄坤洞穿了几个小窟窿,而它的右翼,则被熏儿依仗焰凤烧出了一股浓重的焦糊味儿。

    纵然这样,白岐蛟像是要一条路走到黑,就认准了狄云辰,在利用冰刺毒雾逼开下方的两人后,双翼一振就向着狄云辰追去。

    “快回来,好像有点效果,我把它左翼射穿了。”黄坤向着施展完吞潮后,就很没义气逃得远远的狄云辰喊道。

    “真是个胆小鬼。”看着根本不管她们死活的狄云辰,熏儿一脸的恨恨不平。

    “闭嘴,男人说话女人不许插嘴。、,黄坤现在比狄云辰还急,急的是逮谁骂谁,他怎么能不急呢,事先都计划好了,宋念最多给她们三人争取一刻钟的时间,现在眼看着一刻钟就要到了,而她们杀白岐蛟看起来还遥遥无期,而空中已经出现了骑着蛇头鸠赶来巡查的剑巫。

    “我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老婆。”无辜受了冤枉气的熏儿气的泪珠子直转。

    黄坤:…………

    前方踏着树梢亡命奔逃的狄云辰闻言回头一看,白岐蛟追撵他的度果然降了一点,虽然不明显,但是对他而言就又多了一线希望,他当机立断身体落下树林,再一次历经冰箭毒雾的洗礼后,在白岐蛟的侧方拔地而起,闻着还在斗嘴的二人出的声音,把白岐蛟引了过去。

    但是白岐蛟贵为神兽,怎么可能二次上当,当然,这并不是说它会舍弃狄云辰,而是一临近黄坤熏儿所在的位置,它就提前俯冲而下,双翼一旋,搅的整个树林七零八落,同时冰箭与毒雾齐,杀的黄坤与熏儿昏头转向狼狈面逃,紧跟着飞纵而起,继续撵杀狄云辰。

    “怎么办啊?”这次熏儿是彻底没了脾气,她们根本不敢提前施展剑芒,那样绝对会误伤狄云辰。

    “相信他,就像他相信我能在白岐蛟身上捅个窟窿一样。”黄坤吐出一口淤血说道,刚才他为了掩护熏儿,背后中了两记冰箭,还好了没有射穿护体元气。

    黄坤说完带着熏儿在林中找到了一块从山峰上滚落下来的巨石,而后向空中出一道剑芒,为狄云辰指明方向。

    “再聪明你也不过是个畜生。”白岐蛟终于开始意识到黄坤熏儿的威胁,让狄云辰很是轻松了不少,再次折身向着熏儿黄坤所在的位子飞纵而去。

    如同前一次的翻版,白岐蛟一察觉到下方有人,就提前舍去狄云辰俯冲而下,撞毁成片树木的同时,冰箭与毒雾喷向了二人所在的巨石。

    几乎同时,空中前一刻还在急奔逃的狄云辰一个绝对度动,不是向前,而是向后,处在白岐蛟斜上方的他,右手神剑无影一振,在一声阴柔中饱含犀利并响彻天地的剑鸣声中,倾城已起。

    与此同时,无数的冰箭击打在巨石上,击打的巨石“砰砰”作响石屑溅飞,白岐蛟紧跟的一个加,双翼完全展开就待将十几米外的巨石连同躲在巨石后面的两个人类蝼蚁一起劈的稀乱时,上方倾城已至。

    壹佰二十八道剑芒,几乎在熏儿黄坤胆颤心惊的注视下,划出优美的外弧线,击的她们头顶的树木纷纷炸裂,依然有六十几道剑芒透过树木间的缝隙,向内收束成两股密集的剑雨,精准的射在刚刚展开两翼的白岐蛟双翼上……!。

    -------------------第443章 神兽厸 儿女情 四-------------------

    狄云辰没办法施展完整的倾城收束成寒心剑芒射杀白岐蛟,那样要多耗费一倍的时间,那个时候白岐蛟造就掀翻巨石脱离了他的控制范围,所以他依然选择了利用倾城上部,不求杀伤,只求冰冻迟缓减。

    下一瞬间,六十几道剑道在白岐蛟的双翼上化作寸许厚的冰晶,覆盖了白岐蛟整个双翼,让距离地面数米高的白岐蛟迫不及防之下身体一沉摔在地上。黄坤熏儿同时从巨石后面一跃而起,“彬彬…”两声剑芒同时响起,一红一黄两bo剑芒向着白岐蛟的双翼宣泄而去,不同的是,熏儿是纵起向后飞跃,而黄坤是纵起向前…

    白岐蛟刚一振落身上的冰晶就待飞起时,黄坤熏儿的剑芒同时杀到,面对具有穿透特效的金属性剑芒和与自身属性相克的火属性剑芒,而且射的都是它相对薄弱的肉翼,白岐蛟根本来不及反击,只能利用强有力的四爪弹跃着尽量避开,但是距离太近,剑芒几乎是瞬即至,在白岐蛟“昂…”的一声怒吼中,几十道剑芒射中了它的双翼…白岐蛟刚飞离地面的身体再次一沉。

    十几米的距离,黄坤几乎是撵着自己施展的剑芒,杀到了刚沉在地上的白岐蛟背上,覆满元力的神剑天罡如赤阳般刺眼,毫无阻碍的插入白岐蛟的肉翼根部尺许深,而后接着身体惯性向前一拉…

    白岐蛟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白岐蛟的整个右翼完全垂落下来,骨骼经脉被神剑天罡连根割裂,如喷泉般的鲜血溅的黄坤下半身血红一片。

    白岐蛟三只脑袋后仰,密集的冰晶及如雨雾般的毒雾喷向了飞纵而逃的黄坤,黄坤的度连白岐蛟七成都没有,怎么可能躲得过白岐蛟的反击,但是他没有惊慌,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头上…

    与此同时,狄云辰在施展完倾城后,手中神剑已经换成鼻吡,他似乎意料到了黄坤会如此不要命的直接贴身斩杀白岐蛟,所以当白岐蛟向着黄坤喷涂冰晶的同时,在“咚”的一声剑鸣声中,千朵金莲再现,飞逝而下,飞旋着组成一道密布透风的光幕,佛属性的“破魔”特效动,将袭向白岐蛟的毒雾冰箭悉数阻挡化去。

    所有的这一切,从狄云辰施展倾城开始到施展惩魔结束,不过十息的时间,他与黄坤这一瞬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的默契配合,看的本来做好了继续逃命准备的熏儿看的眼花缭乱,或许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了,强者之间不存在所谓的默契,存在的只是战斗的本能。

    熏儿也具有强者战斗的本能,所以当白岐蛟整个脖子都后仰的反袭黄坤的时候,拍马杀到的她,手中焰凤一振,壹佰二十八到交小的火焰凤凰剑芒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凤凰,狠狠的轰在白岐蛟那只喷涂冰晶的脑袋上,在“嘭”的一声炸裂中,白岐蛟的眼珠子与牙齿齐飞,整个脑袋冒着青烟变成了一团焦炭。

    “昂…”白岐蛟被熏儿这股剑芒掀的整个身躯不可抑止的向后翻飞,腹部朝上重重的砸在地上。

    几乎在冰箭消失的瞬间,黄坤折身杀到,白岐蛟有力的尾巴一砸地面,整个身躯翻飞而起,中间的嘴巴一张一合,一片冷雾在自身百米范围弥漫开来,大地树木包阔深处冷雾范围中的三人全部在身上附上了一层刺骨寒意的冰晶,动作也变的迟缓起来,当然,狄云辰不在白岐蛟冷冻立场的迟缓的行列,这股寒意反而让他精神抖擞起来。同时,白岐蛟的左翼抡起就要扇向飞来的黄坤。

    几乎同时,一直凌空处在战场上方的狄云辰手中鼻吡再次切换成神剑无影,“彬”的一声,倾城再起。

    在熏儿怵目惊心的注视下,黄坤仗剑直直的迎向了白岐蛟抡起的左翼,而与此同时,空中狄云辰施展的尽百道剑芒,迎着黄坤的头顶宣泄而去,他能躲过么…熏儿不敢想在她看来已经杀昏了脑袋的黄坤下场。

    事实上黄坤根本无需躲,空中宣泄而下的剑芒,在狄云辰精准的控制下不可思议的拐出了一道弧线,如一片金银交织的光雨,抢先一步击中了抡向黄坤的白岐蛟左翼,让白岐蛟的左翼附上冰晶后有那么瞬间的迟钝。

    身上已经被冷雾附上一层冰晶的黄坤,也不会傻到再跟白岐蛟的另一个翅膀过不去,冻的只哆嗦的他紧咬牙关,利用狄云辰给他争取的这刻不容缓的瞬间,身体几乎贴着白岐蛟挥落的左翼旋转下坠,单脚在覆满冰花的地上一接力,手中长剑向上一捅,在白岐蛟凄厉的嚎叫声中,身体后仰着带出一片血水。

    全身血红的黄坤刚一飞出白岐蛟的身下,还来不及赶着补上两剑,只听见空中又是一声剑鸣,在他愕然的抬头中,只见狄云辰旋转之下,在他的头顶,是一颗颗拳头大小足足百余颗飞逝而下的冰雷,而在冰雷的上方,是收到讯息后骑着擎天鹤从高空无声无息的飘然而下的迪勒和婉儿。

    因为三个人都全神贯注的投身在杀白岐蛟上,就连立于空中的狄云辰,也是在剑鸣响起是才现迪勒距离他头顶不足二十米,这么短的距离,连换剑施展惩魔来抵消他的冰雷都不够,所以他只能逃。

    与此同时,有了那么片刻间懵的黄坤,一不留神被剖开xiong腹整个身躯附在地上垂死挣扎的白岐蛟,抡起那满是倒钩骨刺的尾巴狠狠的抽在他的后背上…

    “啊/…”在一声惨呼声中,黄坤的护体元气直接被抽散,惨叫着吐着血被抽的一头撞在二十米外的巨松下,手中天罡也被摔的松开飞到了五米外,顺着树干跌落下来后挣扎了下没有爬起来…

    下一刻,狄云辰几乎引着头顶垂下的冰雷降落,看了一眼已经站起来拖着血红的肚肠肝肺纵向黄坤的白岐蛟,视头顶落下的冰雷如无物,绝对度动,身体在神剑天罡测闪现,想都没想,左脚把地上的神剑天罡挑起,左手握住,身体化作一片虚影迎向了白岐蛟。

    还是下一刻,漫天的冰雷在狄云辰的头顶一米高炸散,强大的冲击力卷起满地的残枝败叶,让身形如电的一个踉跄,身体几乎随着气流倒地后贴地横飞而起,手中神剑天罡一挥,直接将白岐蛟中间的头斩落。

    这次白岐蛟连惨叫都没有,直接砰然倒地。

    “你…你怎么能用神剑天罡?”黄坤的惊呼比白岐蛟先前的惨叫还要凄厉。

    狄云辰理都不理他,身体再次带出一片虚影,赶在第二bo冰雷落下之前,一脚将嚎叫的黄坤踢飞,避过冰雷后,犹如先前捡起神剑天罡那般,想都没想,直接把神剑天罡掷向黄坤,然后握住神剑无影,看着熏儿避过冰雷后,勇猛的旋转直上迎向了空中飘飞而来的迪勒婉儿。

    黄坤抱着失而复得神剑天罡,如同狄云辰一样压根就没把空中的两个剑巫当回事儿,又不甘心的朝着狄云辰喊道:“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能拿起神剑天罡?”

    “很稀奇么?唯自负尔!”

    狄云辰一句话让黄坤沉默了,使用神剑天罡只有一个条件,极度的自负。什么是自负?就是相信自己能战胜一切,能拥有一切;就如同神剑天罡的特性——天罡祭出谁与争锋,这般自负。

    所以躲在巨石后跃起时,熏儿明智的施展完剑芒后跃离开,而黄坤施展完剑芒后无畏的勇往直前,当狄云辰为黄坤挡下那一片冰晶毒雾后,黄坤没有乘机脱离,而是迎向了挥着翅膀劈来的白岐蛟,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相信狄云辰能替他挡下给他制造机会,依然相信自己能击杀白岐蛟,他已经将自身的极度自负彰显的淋漓尽致。

    黄坤沉默是因为,狄云辰只会比他更自负,所以他能够使用天罡,当然,这并不代表凡是极度自负的人以后有机会去数百万只剑器组成的剑池中收复神剑天罡,收复神剑天罡还需要附加一个条件——修炼金属性心法的剑帝。

    空中在熏儿纵起后,迪勒就松开婉儿迎向了熏儿,二人站在树梢上,你一剑芒我一冰雷,打起架来跟绣花一样。而放着驮龟不管硬跟着迪勒而来的婉儿,则看到一脸mihuo。

    黄坤一点儿也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狄云辰也没有,黄坤站了起来,瘸着走了两步就两眼放光的奔向了白岐蛟的尸体,拿天罡当屠刀动手肢解起来,因为他知道,狄云辰能用剑技阻挡一直神兽施展的冰箭,没理由阻挡不了一个法帝施展的法术,所以他安心的当起了屠夫。

    “喂,说你呢,放着乌龟不骑跑来送死的美女。”

    婉儿闻声向下一看,只见哪个一剑把驮龟炸上天的剑修正在向她勾手指,顿时吓的一哆嗦,本能的就要向迪勒身边靠,但是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一脸傲然的俯视着狄云辰。

    “你说,我是用我的神剑无影把你轰下来,还是你乖乖的下来投降?”杀了神兽的狄云辰一边说着,还用眼角的余光瞅着黄坤,很难说这小子不会带着白岐蛟元晶逃之夭夭。

    婉儿很听话的落了下来,刚下树梢,手中不知何时握了把尺许长的短剑,引出一片冰雷向着狄云辰落下,同时左手双指放入嘴中,在一声嘹亮的口哨声中,一只洁白的擎天鹤钻出云层,向着她所处的位子飞逝而下。

    狄云辰当然不会认为婉儿会傻傻的直接下来投降,几乎在婉儿刚划落一片冰雷的同时,狄云辰一跃而起迎着冰雷,在手中无影一声阴柔的剑鸣声中,四道剑芒划出优美的外弧线,精准的穿过树丫和冰雷之间的缝隙,收缩成一点寒星剑芒。

    “砰砰…”这是冰雷接触到狄云辰后炸散的声音。

    “轰…”这是倾城接触到婉儿的护体循光炸响的声音。ro!。

    -------------------第444章 神兽厸 儿女情 终-------------------

    结果是,在迪勒hun断惊心的回望中,婉儿仅仅只是被炸散了护体循光,人被震的昏头转向一头栽落。至于狄云辰,你指望刚入法圣境界没多久的婉儿,能给与他丝毫伤害么?

    婉儿的冰雷只是在他的护体元气上荡起丝丝涟漪,然后,伤害被倾城诀的反弹特性无视了。

    在狄云辰旋转直上,去活捉婉儿的时候,距离她们不足百米远的迪勒并没有丢下熏儿赶来施救,而是突然加大的出手的威力,数十只冰雷打的熏儿一个措手不及,直接被震散了护体元气,被突然跟进了迪勒一剑抵在咽喉。

    而与此同时,下坠的婉儿刚反应过来,自己就被一个男人懒腰抱住,同时,脖子处一阵寒,不看她也知道,那是一把无影无形的剑横在了哪里,这让她准备唤出两条毒蛇的心思都免了。

    空中,熏儿保持着后坠的惯性后仰的缓缓下坠,他斜上方的迪勒手中月抵在熏儿的咽喉,缓缓的追,却始终没有刺下正在录皮抽经的黄坤回头疑huo的看了看她们两对儿,嘀咕了一句“女人真是麻烦”而后继续录皮抽经。

    落地之前,迪勒抢先一步把剑横到熏儿脖子上,拉住她稳稳站立在地上,而狄云辰直接把婉儿一把丢在地上,剑依然放在她的脖子边,然后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看向了三十米外俘虏了熏儿的迪勒。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迪勒绝不会下了擎天鹤贸然从高空突袭她们的,就算要下来,他也不会带着婉儿。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婉儿舍弃了驮龟在大战将起时片刻不离他时,他没想到会是这般结局当他带着婉儿从空中突袭时,他原想的是,她们配合白岐蛟,就算下面有个剑神也绝不是她们的对手,但是下面没有神却有三个手握神剑的剑帝,他更没有想到,白岐蛟竟然就这样被她们配合起来不可思议的杀掉了,而杀白岐蛟的人,还看起来完好无损。

    迪勒没有说话,从哪方面看,他都处在绝对的劣势,所以轮不到他来主动开口开口说什么?用熏儿交换婉儿,那么熏儿是什么了?是工具么?熏儿会怎么想他?

    迪勒突然现,自己榫虏熏儿就是个错误,不对,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个错误。

    迪勒不说话,狄云辰也没有主动打招呼的习惯,他把视线收了回来,看向了地上眼角挂着泪珠还痴痴望着迪勒的婉儿:“我想,不用我介绍你也知道我是谁了吧,现在的问题是,你叫什么,别逼着我用剑在你脸上划1出一道血口你才说。”狄云辰说的依然满面春风语气中却饱含威胁。

    “婉儿。”婉儿说这话的时候,眼中依然直直的看着三十米的把剑架在熏儿脖子上的迪勒。

    “婉儿?”狄云辰眉头一皱“这名字好熟悉等等我记得凡是碰上叫婉儿的女子,我就该脱掉她的ku子……”如此丑陋的话,狄云辰偏偏说的顺其自然。

    或许想起了那一天让狄云辰白白看了大tui,婉儿终于把心神转移到狄云辰身上“据说中原剑修都是名门正派,品行端庄之辈,你师傅没叫你什么叫人品么?”婉儿不卑不亢的反击道。

    狄云辰笑了“抱歉,这还是真是我师娘教的。”狄云辰说的很认真说完还很认真的把手伸向了婉儿的皮裙……,

    “住手。”迪勒终于出声。

    “原来你不是哑巴?”狄云辰说话间,只见一个碗口大小通体浑圆雪白亮晶的东西向着自己飞来,立马身手接住,下意识的向着还在剖尸的黄坤问道:“什么?、“神兽元晶。”黄坤把白岐蛟的胆囊收入怀中,心疼的抽动着脸颊说道:“看在你归还神剑天罡的份上。”“别把我想的那么伟大,我是看在,你虽然嘴巴不饶人,却始终相信我的份上。”狄云辰向着黄坤手中缕血不沾的神剑天罡撇了撇嘴“我说,以后有机会再借我用用。

    “想都别想。”黄坤一剑斩下白岐蛟最后一个脑袋,抱紧天罡嚎叫道,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了。

    很好,两个人在迪勒开丑后,彻底无视他了。

    “那么,把白岐蛟的皮给我点儿”狄云辰见黄坤开始收拢剖下的白岐蛟皮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如果你不想我惦记天罡的话,最好给我白岐蛟腹部的软皮。”

    “你大爷的个强盗。”黄坤咒骂一声,拎起一捆刚剖的皮,就要丢向狄云辰。但是狄云辰却摇了摇手指“没看我还要谈判,如何把我们一不小心落入敌手的熏儿大小姐救回来么?劳驾,你帮我顺便带回去,免得我沾一身血。”

    黄坤看了看一身血迹的自己,又看了看依然全身片缕不沾的狄云辰公“那么”终于在言语上战胜了黄坤的狄云辰,携着余威看向了迪勒熏儿“如果我说用这个一身本事都在骑乌龟上的婉儿跟你换熏儿,你一定不会答应吧?”

    狄云辰一句话戳到了迪勒的心尖上,这是最显而易见的事情,不管迪勒愿不愿意面对。

    婉儿熏儿同时看向了迪勒,不同的是婉儿满眼祈求,而熏儿则带着一丝莫名的期望……六迪勒即没有看婉儿也没有看熏儿,左手从腰间须弥袋中掏出一把匕抵在熏儿的咽喉处,右手上的月丢在脚边“神剑月,换婉儿。”

    婉儿满眼凄伤的闭上了眼睛,剑巫间流传的那些难听的传闻让她她一直想要求证,所以大战一起时,她就直接的赖上了迪勒,现在求证的事实就在眼前,却让她痛彻心扉。

    “如果你加上她手里的那把,我兴许会考虑。”狄云辰向着依然拿在熏儿手中的焰凤指了指,他难道忘了云静一直哭着喊着要月么?

    “不可能。”当熏儿丢下焰凤时,迪勒却用脚把焰凤挑了起来,拿在手中说道。

    “你看,你在他的眼里,也就值一把剑,但是在我的眼里,却值两把剑,所以,不要哭了。”狄云辰煽风点火道。

    于是婉儿不哭了,却满眼愤恨的盯着熏儿。

    “说实话,我很想用婉儿跟你换月,不说你也知道,我们家那位事精撵着你的月几个月了,但是,很抱歉,这笔生意今天做不成。

    狄云辰说着看向了熏儿“有这样一个男人,与你挟持的女子竹马青梅,十八岁时为搏红颜一笑,仗剑下菏泽奸杀八百里,惹剑巫阳葵待之,后沉睡五年,夜夜一女子扶9g哭泣,从十六初开怀,到二十头上花,不变的,只是那一双永远红肿的眼睛……

    熏儿听的全身一颤眼角浸泪连连摇头,无声的哀求云辰不要说了。

    “他出生高贵,但是岁月无情,五年的时光足以让一个人变废,所以他在我面前卑躬屈膝,只是哀求我,行动时代为照顾一下你手中这个他心中可以为之放弃一切的女人,我答应了,不是因为可怜,而是为他的真情感动。所以,我们只能用人换人,我不会附加任何条件。”

    狄云辰说着拿开了横在婉儿脖子上的剑器。

    “迪勒哥哥”婉儿哀求的声音,显得如此有毛无力。

    迪勒痛苦的抽动着脸颊,把脸调舟一旁,硬声道:“月换。”

    “你看到了,我已经尽力了。”狄云辰摊开手无奈道,这话,不只是对熏儿说的,也是对婉儿说的。然后,他看向了黄坤,狄云辰没指望黄坤突然暴起救人,就他那度,比他当年没有学会飘渺无痕之前就快那么一点儿,想救人都不行。

    “我说,用这个俘虏跟你换三只白岐蛟的脑袋。”狄云辰见黄坤收拾的差不多了,拿起一根绳子把三个脑袋窜在了一起,就要往背上背。

    “滚一边做去。”黄坤毫不犹豫的拒接道。

    “你看,你现在在他心目中都不如敌营中的一个女子”狄云辰指着迪勒说完又指向了黄坤“你在他心中,都不如毫无用处的三只白岐蛟的脑袋,所以,我会把剑拿开,你要乖乖的听话,你要清楚,以你的实力,被我们一剑射杀是容易的,当然,如果你非要试试你那两条小

    蛇的毒性,我也很乐意扒下你的ku子。”

    婉儿最后看了迪勒一眼,点了点头。

    “那么,你打算救她么?”狄云辰最后向着鼻坤问道。

    沁甘情愿往敌人剑下送的女人,死了活该。”黄坤说完驮着相当于自身五倍重量的物品,向着东方飞纵而去,他当时虽然只是回头匆匆撇了一眼,并不代表他没有看清楚熏儿跟迪勒之间玩的猫腻,开什么玩笑,迪勒手中的月是真材实料,婉儿手中的焰凤也不是纸糊的,在被俘的刹那,只要熏儿有一点儿抵抗的举动,狄云辰跟他有绝对的把握让熏儿完好无损的获救,前提是,迪勒绝对会被狄云辰轰的尸骨无存,这一点,熏儿显然也知道,但是她有足够的实力和时间在那刹那间来抵抗,但是她没有,所以黄坤很生气。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马儿也有偶尔失前蹄的时候,那么,我只有把婉儿带回去交给宋枭了,看起来她好像更白嫩一些。”狄云辰说完饶有深意的看了熏儿一眼,伸手拎起婉儿皮ku上的腰带,落后黄坤百米飞纵着离开。!。

    -------------------第445章 如果战争结束我们依然活着-------------------

    一刻钟。从剑修起铺天盖地的阻击到剑修全线撤离,只有一刻钟。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阴谋,当狄云辰第一次指挥这场大战时,几乎所有的剑巫都明白,她们不仅要面对剑巫的殊死抵抗,还有狄云辰的阴谋,但是一刻钟,这次剑修贸然的阻击除了留下数亿万记的剑修尸体,狄云辰还能耍什么阴谋?

    很快她们就知道了。

    剑修退了,剑巫紧追不舍,就像一个拳头握紧了又骤然松开一般,战火急的有战场中心龙阳谷两岸向四周疯狂蔓延,战争不是你们剑修说打就打,说撤就能撤的,漫山遍野的都是喊杀声,哀嚎声…以及欢呼声,剑巫的执着撵杀似乎渐渐脱离了某些人的预计,于是,本来按计划该退走的剑修只好反身再战。

    白岐蛟葬身的山谷林地上,黄坤走了,狄云辰带着婉儿也走了,除了一滩被黄坤肢解完的碎肉骸骨外,还剩下一男一女没有走,迪勒的匕依然抵在熏儿的咽喉上,目光却随着婉儿远去。

    “既然那么舍不得她,为什么不用我换?”熏儿显得相当平静,一双妙目撇向身侧的剑巫少年问道。

    “我只是在想,中原果然人杰地灵,出了狄云辰这等奇人,有勇气有魄力带领你们两个刚晋剑帝不久的剑帝,三人就能杀了一个剑神也不见得能击杀的白岐蛟。”迪勒说着已经放下了抵熏儿脖子上的匕。

    “那是因为我们都是疯子,我们每个疯子都有一把神剑,而如果你当时在场的话,一定会看到那两个男疯子完全就是死中求胜的打法,他们将练剑先练胆演绎的淋漓尽致。”熏儿像是在面对一个知己婉婉述说,语气轻缓。

    迪勒默默的把焰凤递向熏儿,温和道:“你走吧…”

    熏儿一愣,“为什么,既然这么轻松的放我走,为什么不用我交换婉儿?”

    迪勒怔怔的望着熏儿的双眼,这双在他第一次看到,就再也离不开的眼睛,“那你又是为什么,为什么故意被我擒住?”

    “我…”

    “不要找理由了,连黄坤都看的出来你是故意的,对我而言,婉儿是我的妹妹,那是亲情,而你,是我在生命的尽头也想回眸追寻的那抹风景,是爱情,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都不是可以用人和物来交换的,我更不愿,用亲情来亵渎爱情,熏儿,我们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一定要继续走下去。”

    “我们会走到哪一步…”熏儿很茫然,这是一份禁忌之恋,会有结果吗?

    “如果战争结束我们依然活着…”剩下的话迪勒没有说,沉默的转身离去…

    “我会替你送回婉儿的…”熏儿冲着迪勒的背影喊道,然后喃喃自语道:“如果战争结束我们依然活着,你就会带着我远走高飞,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吗?”

    爱情,不需要理智。

    ……

    满山遍野乱窜的剑巫,已经阻断了稍微落后黄坤一步的狄云辰归路,想顺着白岐蛟一路肆掠的痕迹回去找宋念他们显然已经不可能,而面对白岐蛟时过度的施展绝度度耗费了他大量的元力,使得狄云辰面对剑巫再无必胜的把握。所以狄云辰只能向西北绕路,最见鬼的是,这里地形他一点儿也不熟悉。

    “你mi路了?”婉儿已经被狄云辰放了下来,拎着她飞太耗元力,放着她走又太慢,反正mi路了,狄云辰干脆就松开了她,但是有一点狄云辰是确定的,那就是她们身后有追撵的剑巫,头顶还有骑乘擎天鹤的剑巫,就算有机会射杀狄云辰也选择躲避,任何轻微的剑鸣必将引来大批的剑巫围剿,狄云辰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没选好日子,要不杀白岐蛟时自己一味亡命的逃,杀完白岐蛟后,自己还要带着俘虏逃?

    “如果你放了我,我会引开周围的剑巫,给你让一条生路,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婉儿突然变得很坚决。

    狄云辰很认真的看了婉儿一眼,光洁的额头上沾满碎叶尘埃,一双水润的大眼中死寂无神,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将她长长的睫毛沾在了一起,一溜长顺着她布满哀伤的脸颊催下,被她的9角咬住,并在侧脸隐现一个心伤凄然惨笑的弧度。

    “我怎么能放你,你的迪勒哥哥抢走了宋枭的老婆,我只有把你带回去,交给宋枭当老婆了。”狄云辰说着拎起婉儿,纵向附近的一座孤峰,既然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他只有找个地方藏起来,先回复元力再说。

    婉儿一直怒视着狄云辰,显然她不是很赞成狄云辰这个换亲的提议,“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那个男人。”

    “没关系,要死就早点死吧,我就是拎具尸体回去也能交差,要知道,他是宋枭,是昔日在菏泽奸杀八百里的恶棍儿,只要是女人,死的活的他都有兴趣。”山并不高,却冲破了烟雾,能让人看见那刺眼的阳光,以及阳光下密密麻麻骑乘擎天鹤和蛇头鸠巡查的剑巫,山上长满了不知名的荆棘灌木,狄云辰将婉儿往荆棘丛中一丢,开始查看周围的地势和敌情。

    “她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熏儿又是怎么勾引我迪勒哥哥的?”婉儿在狄云辰的恐吓下,终于放弃了自杀的打算,连求救呼喊的心思都免了,那个叫宋枭的恶名,婉儿也听说过,所以她相信狄云辰说的。

    “别问我,我也刚来,还有,不要用‘勾引’这么龌龊的词,那会显得熏儿比你更有魅力。”狄云辰回头在靠着熏儿身侧两米外的一个石头坐下,吞下回元丹开始回复元力,虽然在战斗和运动中他也可以回复,但那毕竟太慢,聊胜于无,而且这老天又不下雨。

    “不是勾引是什么?我迪勒哥哥没来这里之前,跟我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婉儿不甘的反驳道,什么叫熏儿比她更有魅力,婉儿气的脸都紫了。

    狄云辰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让婉儿彻底闭嘴的话:“两个人因为开心在一起,是友情,两个人不开心也要在一起,才是爱情。”

    …

    如果说狄云辰有什么与生俱来的本能的话,除了跟女人斗嘴从来不吃亏外,还有就是有不好的预感时总是特别灵,虽然从杀白岐蛟开始,他的感觉就不好,但是那种不好的预感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强烈过。

    “有人来了,不是剑巫。”婉儿的声音拉回了狄云辰的视线,让狄云辰看到,自己三令五申不许婉儿动的两条小蛇,刚刚从山下飞快的爬回婉儿怀里,很显然,婉儿打算用他们去给剑巫报信。

    狄云辰没有出声,但是在脸上写满了不信。

    “剑巫至少都是二十人一队,下面来的只有三个,它们只能告诉我这些。”婉儿说着麻溜的把一红一黑两条小蛇收进了须弥袋,她没想过用这两条小蛇来暗算狄云辰,狄云辰不是斑铭,他是身具顶级剑hun子午阴寒潮的水属剑修,本身对天下任何剧毒有一定的兼容性,也许暗算一下也能让狄云辰中毒,但不能马上要他的命,那样狄云辰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先杀了她,这一点婉儿想的很清楚。

    从山下传来的窸窣声音非常轻微,但还是被狄云辰察觉到了,他一拉婉儿躲到一束密集荆棘丛中,顺着那一面相对平缓的山坡,透过枝桠间的缝隙向山下看去。

    在他下方三十余米的地方,是黑烟与清朗天空的交界处,走出了三个身穿剑巫的黑色法袍头戴兜帽浑身却闪烁着金色护体元气而非护体循光的黑衣人。

    婉儿说对了,这不是三个剑巫,而是披着剑巫法袍的剑修,现在混在剑巫中直接来到了这里并亮出了护体元气,很显然他们是冲着狄云辰来的。

    “我觉得有理由来杀你哪两条蛇了。”狄云辰说着已经拉着婉儿站了出来,微笑着看向了三十米外就止步不前的三个黑衣剑修。

    “为什么,它们不是帮你引来了同伙了么?”婉儿相当懊恼,本来是想给剑巫通风报信的,她实在不清楚怎么就引来了剑修。

    “他们…是来杀我的。”狄云辰显得相当平静,现在剑巫漫天飞,剑巫满地走,除非那三个剑修不想活命了,只要剑鸣一响,成千上万的剑巫就能赶来把他们轰的连渣儿都不剩。

    “啊,我知道了。”婉儿兴奋的拍了一下手掌,“一定是先前的那个黄坤,故意撇下我们,然后派他的人来杀人夺神兽元晶。”婉儿很有眼光,也很卑鄙。

    “你说对了一点,他们确实是跟着黄坤来的神剑宗门人,但却不是黄坤派来的,如果黄坤想要神兽元晶,当时本不必把元晶给我的,还有,你不用向他们刻意强调元晶在我身上,好给自己找开溜的机会。”

    婉儿脸红了,她的小算盘一下子就被狄云辰揭穿了,他是什么呀…婉儿不甘的怒视着狄云辰,紧紧捂着自己装两条小蛇的须弥袋,只听见狄云辰继续道:

    “他们能杀的了我最好,最好是杀不了我,这样就可以把屎盆子扣到黄坤的头上,”狄云辰说着看向了下方的三个黑人,只见他们身体一怔,显然是被他说中了,“得罪了我狄云辰的人,一定会没有什么好下场,很高兴你们这样想。”ro!。

    -------------------第446章 当俘虏的理由-------------------

    狄云辰说完虚握的右手一振,在一声犀利的剑鸣声中,在三个黑衣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一道荡漾一丝丝金色流华的剑芒冲天而起。

    “战决!”领头的黑衣人一声令下,又是“彬彬…”三声响彻天地的剑鸣声中,一道道密集的金色剑芒汇聚成六道“八”字型的剑罡,每两道组成一个剪刀形的剑罡,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着狄云辰呼啸而下。

    狄云辰一拽还傻愣着婉儿,抢先一步从山峰东边的绝壁上飞绝之下。“啊…”婉儿惊呼一声,紧紧抱住狄云辰握剑的右臂。

    与此同时,高空数十只擎天鹤蛇头鸠向着剑芒剑罡闪烁而起的地方飞赶来,同时还鸣笛招呼地面的剑巫围捕过来。

    在“轰隆…”的巨响声中,三个神剑宗的黑衣剑帝联手施展的三记剑罡肆掠下,整个孤峰都晃动起来,山峰被硬生生向下削平了十余米,无数溅飞而起的巨石向着东边的绝壁呼啸而落。

    三个黑衣剑帝飞纵着感到悬崖边,看都不看下方的情况,在“彬彬…”数声剑鸣中,数道剑罡向下宣泄而去,而后,纵身跳下。

    狄云辰携着婉儿刚飘下二十余米,就看到头顶的山峰一晃,无数的巨石向着她们当头罩落,他用尸体护住婉儿,凭借强的滞空能力,勉强的横转侧移,以至下降的度放缓了不少,巨石还未落尽,又见三道剑罡一路划破无数巨石向着她们飞逝而下…

    婉儿已经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这么近的距离,狄云辰怎么躲?

    向下确实躲不过,施展一次绝对度不过二十米,还不能到剑罡的杀伤范围,施展两次…还要带着一个人,本来体内元力不多的狄云辰拿什么还手?

    就在这刹那间,婉儿突然松开了紧抱着狄云辰的右手,面对狄云辰诧异的眼神,她报以凄然一笑,在迪勒留下熏儿而不是用来交换她的时候,她的心已经碎了,不管怎么样,这个传说中无恶不作的剑修男人,一路上除了嘴巴恶点,真的没有为难她,刚刚还用身体替她抵挡碎石,既然要死,何不松手给这个男人一个活命的机会…

    婉儿心神恍惚间,就感到腰带一紧,她的整个人被狄云辰的右手紧紧的搂在xiong口,只见狄云辰带着他飞的旋转,身体硬抗了一下一颗飞落的巨石,险险的避过一道剑罡,可是第二道剑罡又飞落而下…

    在这刻不容缓的瞬间,狄云辰空着的左手一展,一束束如同烟花那般灿烂的剑芒从他的指尖绽放,汇集成一道两尺余宽的光束,硬生生的在剑罡上切开一道口子,绝对度动,而后,婉儿只感觉到场景一换,她们已经置身于剑罡斜上方,但是头顶又有三记剑罡落下。

    狄云辰的身体没有丝毫停顿,向着悬崖上一块凸起的巨石上飞纵而去,落下将怀里的婉儿放开,马上又飞纵离开,回头报以歉然一笑,“走吧…”

    儿不明白,这个在迪勒拿月来交换,也不肯交换她的男人,为什么此刻甘冒大险也要引开敌人,给她一丝活命的机会…

    下一个瞬间,狄云辰飞纵出去的身影被剑罡和无数的巨石淹没……

    紧跟着,三道人影踩着飞落的碎石飘落,婉儿一动不动的俯在巨石上,默默注视着下方,已经心痛到极致的她此刻没有丝毫的心痛,只是在眼角重新滑落出一颗泪花。

    然后她看着三个黑衣剑帝看都没看她这里一眼,一面施展的剑罡一面向下飞逝而落,她看到了三只蛇头鸠在上方翩飞而下,跟着降下了一片密集的雷火,雷火爆炸的气浪掀开了黑烟,让她看到了南方人头攒动赶来的剑巫…她看到了很多,却忘了呼救…

    狄云辰没有死,他怎么会死呢,抱着婉儿他确实躲不过,但是一个人也躲不过这种直上之下的剑罡,他就早死了五年了,所以他仅仅是身上多挨了几下巨石的砸击,很安全的落地了。

    他刚向着东方飞纵出五十米,眼中的侥幸马上就换成了绝望,一群不少于三十名身披法袍的剑巫,正站在远方一道山谷的入口,守着他,这里也是狄云辰在空中观察好的逃跑路径。

    现在后有追兵前有阻拦,都不是他凭借实力能一时半会儿解决的,而且体内的元力就是逃命也支撑不了多久。就在狄云辰准备向着侧方逃命寻找机会的时候,只见前方阻拦的剑巫中领头的,突然拉下兜帽,向着他跪下,紧跟着所有的“剑巫”都拉下兜帽向着他跪下…

    …

    随后撵杀上来的三名神剑宗黑衣剑帝,在头顶剑巫持续释放的雷火轰鸣中,就听到这样两段对话:

    “少主…”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打不过总喜欢往家里跑了…”

    …

    婉儿依旧紧紧附在巨石上,一动也不动,眼神呆滞的望着一队队擎天鹤随着下方时而响起的剑鸣声远去,没有呼救,事实上无需呼救,她就能安然落地,有了两条小蛇的指引,她可以轻松的回到剑巫大阵中…

    可是回去了之后了…

    想到这里,婉儿就哭了,一直没有哭出声的她,“呜呜…”低泣不绝,如果可以,她都想一直哭下去,最好是在个没人的地方。

    不知道哭了多久,也许累了,婉儿闭上了眼,虽然在这不足两尺宽的石头上睡觉是很威胁的事情,管他呢,死了又何尝不是解脱…在半睡半醒间胡思乱想的婉儿,在怀中小蛇“嘶嘶”两声尖叫中警醒过来,抬头一看,一抹本不该存于她脸上的喜悦隐现于她脏脏的额头…

    在她对面三米的空中,被她定性为已经已经葬身在巨石与剑罡中的狄云辰,正微笑的看着她,虽然他身上纤毫未染但他的9角还有未干的血迹,他的眼神和蔼而慈祥…至少婉儿是这样认为的。

    “你没有死?”婉儿问了一句现不妥,又跟着补了一句,“你还活着?”

    狄云辰轻轻向下一摆手,微笑道:“我认为这两句话是一个意思,没必要重复。”

    婉儿不说话了,开始抬头张望,看看空中有没有巡查的剑巫,这个时候她想起来了要逃么?

    “为什么不走?”狄云辰顺着婉儿的眼神四下扫视了一遍问道。

    “我…”

    “别告诉我这么高的地方你下不去,又或者你没长嘴巴。”狄云辰把婉儿能寻找的理由都给她否决了。

    “我回去了能怎么办?看着她们亲亲我我,我不如死了算了。”婉儿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天天骑乌龟,脑袋也骑成乌龟脑子了么?还想骗我?你大可直接告诉我,你想等我来跟我走,还奢望着迪勒能醒悟过来,能不顾一切来救你。”

    婉儿不说话了一双大眼睛惊恐的望着狄云辰,她觉得面前的男人完全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啊。

    狄云辰向着婉儿伸出了手,“走吧,给迪勒一个证明自己爱你的机会。”

    婉儿这次没有犹豫,轻松一跳拽着狄云辰胳膊缓缓飘落,“你不是让我走吗?”

    “以后你就知道,说话出尔反尔是我的魅力之一。”

    “你不是要把我交给宋枭吗?”婉儿听的很不放心的问道。、

    “如果你不老实呆着等你迪勒哥哥来救你的话…”

    “可你自己都说自己说话出尔反尔…”婉儿马上抓住了狄云辰话语间前后的矛盾。

    “你有选择的余地么?”男人,就要霸道一些。

    “没有。”这一点,婉儿很有做俘虏的觉悟,一落地,二人携手向着远方的山谷口飞奔而去,在进谷前,婉儿不止看到了一队二十名剑巫的尸,就连刚刚追杀她们的三个黑衣剑帝的尸也在其中。

    “你杀的?”婉儿惊讶道。

    狄云辰未置可否,一味赶路。

    “你说,我迪勒哥哥会不顾一切的来救我吗?”婉儿突然有点后悔了。

    “只要你想他来救你,我就一定有办法让他不顾一切的来救你。”狄云辰肯定道。

    狄云辰说了半天,唯独这一句婉儿深信不疑,她不是相信迪勒一定会来,而是相信狄云辰,一定有办法让迪勒来。

    “你有什么办法?”婉儿见狄云辰又沉默,也没指望套出答案的她跟着问道:“如果他来了,你会杀了他吗?”

    云辰好不容易按捺住了自己将这死女人嘴巴堵住的冲动,恶狠狠的答道:“我觉得最该杀了他的是你,我会把他捆到你的面前,再给你一把剑,如果你下不了手的话…”

    “你就要亲手杀了他么?”婉儿拉着云辰停了下来,一脸的焦虑。

    云辰摇头,微笑道:“我会出面说服宵阳神宗,而后亲自把迪勒熏儿送进洞房。”

    婉儿誓自己要是再问狄云辰一句,就自己把自己嘴巴撕乱,他的答案没一句是她愿意听到的。

    可是…婉儿又想到,就算狄云辰说出了她想听到的答案又怎么样?碎落满地的爱情还能完整回笼吗?受伤的心还能缝补如初吗?婉儿不知道,她只能暂时不去想这些。ro!。

    -------------------第447章 谁抢了谁的风头-------------------

    或许因为白岐蛟被杀,或许因为婉儿被俘,剑巫的清剿行动在幕晚时刻终于停了下来,回菏泽寻欢作乐的乐山老祖被紧急召了回来,四神聚集一处,重新评估剑修的实力做出相应的对策。

    相对于剑巫的沉寂,淮阳土城内外人山人海,退回来的剑修,留守的民夫军士,拼命挥舞着手臂向着城头高声呐喊:“神剑黄坤…………”

    “神剑黄坤…………”

    黄坤在城头举着三个硕大的白岐蛟头,意气风的接受着众剑修的呐喊,他要让这里所有的人忘记狄云辰,他要借此逐步树立威望,那样神剑宗内才会更多的剑修来投,他也有逐步跟神剑宗抗衡的资本。

    至于跟黄坤一起杀白岐蛟的狄云辰……到现在杳无音信,活着的人才配当英雄不是吗?

    所以这一天的英雄,只有神剑黄坤,至少此刻是。

    在傍晚山呼海啸的呐喊声中,淮阳土城外远远的行来了一男一女,夕阳的余晖中,走了很远的路的她们显得相当的疲乏,但是这并不能阻碍土城外围的剑修现她们的到来。

    “是狄云辰……”

    “狄云辰还活着…………”

    随着她们向着淮阳土城靠近,越来越多的剑修现了她们的到来,还有相当一部分剑修,更是认出了走在狄云辰身前,那个身穿皮裙长相清纯的少女…………

    “是那个骑驮龟的巫女……”

    “不错,狄云辰俘获了那个骑驮龟的巫女…………”在一片吵杂的交头接耳声中,聚集在淮阳土城下的剑修们蜂拥而动,望着刚走出山林没多久的狄云辰,迎着如血的夕阳高举着剑器齐声呐喊:“云城云辰!”

    一时间,淮阳土城内外“云城云辰”的呐喊声与“神剑黄坤”的欢呼声交织一片,随着更多的人知道了狄云辰,知道了剑巫少女的到来“云城云辰”的呐喊声终于压过了“神剑黄坤”的欢呼声。

    在所有有幸见识了驮龟无敌的剑修心中,已经死了的白岐蛟跟一个能够驾取驮龟的少女,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要知道驮龟能让三大剑神无可奈何并累死一个剑神,而白岐蛟则被她们三个剑帝给灭了。

    看到自己的风头瞬间被狄云辰抢的一干二净,黄坤颓然的坐在城头,十分后悔当初没有拿白岐蛟的头跟狄云辰交换婉儿。

    “杀了她,为死难的剑修同道报仇。”“杀了她,杀了她……”

    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句杀了她,数万剑修全部瞪红了眼睛,高呼杀了婉儿。

    本来就战战兢兢走在狄云辰身侧的婉儿吓得缩到狄云辰的身后,紧紧揪住他的衣服。

    “不要怕他们应该怕你才是”狄云辰侧头向着婉儿轻语一句,回过头来面色一沉眼神阴沉一股彻骨寒意至他周身散出来,凡是
本站所收录作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英雄小说网
推荐阅读 大玩家娱乐平台 剑气惊鸿分节阅读47
pc蛋蛋幸运28预测 八马彩票 开设赌场罪 陕西十一选五前一技巧 20选5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为什么北京赛车老是输 宁夏11选5杀号攻略 贵州十一选五技巧 极速时时彩论坛
博彩网址 幸运农场平台出租 广西11选5规则 彩票平台可靠吗 牛牛考资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云南十一选五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3d开奖号码 体育彩票新11选5